這首詩雖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八個字,但它所涵蓋的內容用多少倍的二十八個字也寫不完。

    執筆寫成這首詩雖然只需三數分鐘,但在腦海裡醞釀的時間却不知用了三分鐘的多少倍。

    詩成之後距今雖已四十年,但在這悠長的歲月中詩裡所寫的感受始終縈繞心中未有棄我而去。

    直到今天,越海狂飈雖已消散,東來寇患也不復存在,可是相煎煮豆的情境儘管已無槍林彈雨烟硝瀰漫的可怕場面,但波詭雲譎、堅砥軟磨的勾心鬥角却無日無之。

    由十九世紀中葉開始,我們祖國就在越海狂飈、東來寇患和煮豆燃萁的交相煎熬下,失去了不知多少寶貴的東西:失去了生命、失去了財富、失去了領土、失去了自主(如領事裁判權),失去了尊嚴。踏進二十世紀,更失去了民族的自信,失去了歷史的自重,失去了文化的自尊。一連串的失去,使我們的政治陷入無休止的混亂,經濟跌落了看不見底的深淵,社會生活淪落至沒有一絲光明。最令人傷心的,是完好無缺的壯麗河山最終亦陷於無情的分裂。

    今日,我們要為祖國恢復完好無缺的容顏,我們要做些什麼呢?我們能不理會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而只單獨尋回祖國美麗的慈顏嗎?

    這是不可能的!

    兄弟之間,腦海裡有的只是革命者與被革命者的記憶,和慘痛的被殺戮或失敗的經驗所沉澱而成的猜忌、戒懼和怨憤,試問這種情緒,這種意識怎能孕生和平統一的共識?

    我們祖先千言萬語,千叮萬囑,希望我們世世代代和睦相處,和氣相交,以和衷共濟的精神營造促成幸福生活的和諧團結。但我們現在却以極度功利、極度自私的急於求成心態,想一躍而跳過與這個「和」字相關的積極而正面的態度,一下子而達於和平統一,這是不是好比緣木求魚?

    五千年的歷史告訴我們,甚麼時代需用甚麼思想去面對:革命時代要有革命思想,和平時代要有和平思想,建設時代要有建設思想。但我們國家的新華門外,到今天依舊高舉「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以炫耀六十年前革命成功的輝煌成就。試想,假若有朝一日馬英九願意為祖國的統一大業赴大陸訪問,備受貴賓式的款待,被迎接到中南海與胡主席見面,途經新華門,看到這幅耀目的紅彤彤標語,內心將作何感想?

    比着任何人,都立刻滿腔熱誠為之即時冷卻。因為這是人性,這是連一般動物都會有的自保的本能反應。中共若真願以最大的包容感動對方達於泯恩仇,創和諧的局面,首先必須以至誠之心,從一個「點」上開始,作「點動成線,線動成面,面動成體」的全方位思考,好好檢討過去五十年來的對台策略,何以始終未能奏效?

    改革開放的偉大導師鄧小平先生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真是一句擲地有聲的至理名言。主理對台事務當局,若以「鄧氏定理」測量一下過去對台的統戰成績,當會發覺中共的對台政策,正缺乏了鄧公所說的:「能捉老鼠的好貓!」是以和平統一大業數十年來不但毫無寸進,反而離心離德的腳步聲愈行愈遠。這一現象,深盼中共領導羣英能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和推己及人之心作一全面檢討,以免誤失來之不易的馬英九上場執政的良機!

    說到檢討,對當今常以解放思想作自勵自勉的中央領導羣英,絕不是一件難事。事實上,自古以來,凡有志於為國為民建功立業的領導人物,沒有一位不從夕惕日勉中求取個人政治素養之日進,以貢獻於國家,貢獻於人民。即使最予智自雄的毛澤東,回首往事時,也免不掉對自己一生行事有所省察。

    對於台灣問題,毛澤東晚年曾經流露過當日革命成功時,將中華民國國號更改是輕率之舉。事實上,假如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共羣雄在毛澤東的率領下,於天安門城樓向全世界宣佈,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政府於當天成立,中國的首都決定由南京遷至北京,新政府管治的領土和人民完全與舊時代相同。如此,則退處台灣的國民政府雖依舊存在,但論管治範圍,無論領土、人口與及政府實力都不能與大陸的新政府相提並論。以美國為首的一眾國家,論情論理都難繼續對台灣作長久的支持。可以想象,五星紅旗無須等待至一九七一年才在聯合國總部的上空飄揚。不幸,就因為人性的卑狹,與人情之易於意氣用事,致令國家陷於長久分裂。設若毛澤東當年無此英雄主義、意氣用事的魯莾舉措,新政府成立之後又能勵精圖治,與民休養生息。以我國歷史悠久,文化基礎深厚,民風淳厚而又勤勞儉樸的中華民族,何須遲至今日始得復興?

    同是中共第一代元老,周恩來、鄧穎超夫婦由於長期與國民黨周旋,深知國民黨人及其同道的右翼人士中有守有為的剛正之士,他們對孫中山先生領導革命推翻清室,和上繼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道統的堅持,有着極崇高的敬意。對於由孫中山先生一手建立的「黨國尊嚴」尤其十分重視。故知欲博得他們對統一大業之認同,必須以自尊尊人,大而化之的胸襟相交相接,然後始可令他們樂於再一次和中共合作,攜手完成統一大業。因此鄧穎超在一九八三年六月四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以政協主席身份致開幕詞說:「實現祖國和平統一,是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願望,是歷史賦予我們這一代人的光榮任務。」她更進一步指出:「我們尊重歷史,尊重現實。我們充分考慮台灣各族人民的願望和台灣當局的處境。」又說:「祖國統一之後,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將持久合作,長期共存,互相監督……在統一的大前提下,一切問題都好商量,總會求得合情合理的解決。」

    鄧穎超這篇演詞,充分見出她能從當年自己的經歷中提煉出容人的雅量和解決問題的真知卓識,對處於弱勢,由國民黨領導的國民政府能以推己及人之心,顯示出衷誠而自尊尊人的「對等態度」,予對方以仁者之心的善待。其中「尊重歷史,尊重現實」這八個字,對兩岸關係真是具有千鈞重量的情與義。能將分裂的、面上帶着辛酸淚水的祖國使其恢復美好的慈顏,所需的智慧、胸襟與勇氣,都從這八個字中來。大陸處理台灣事務官員,倘能對此有深切的體會,於推行政策時,能忠實貫徹此一精神,以具體行動顯示出量度與真誠,相信國家統一之事,在蔣經國生前早已理出頭緒,打開了和談之門。

    可惜,具有鄧大姐這個年代的閱歷,和在長期涉險沐血的鬥爭中,永遠不忘家國之難、同胞之苦,因而磨煉出推己及人的仁者用心、輕重緩急的智者思維和克己自勝的勇者襟懷的人,在現實生活中並不易得。此所以今日中共中央雖有誠意搞好對台關係,但一旦落實到具體事務上,大陸方面,便常喜從強勢中顯力量,從微細處爭上風(如此次北京奧運,竟欲以「中國台北」名義取代台灣用之已久的「中華台北」稱號,因而激起了台灣同胞的義憤,然後始收回成命。)尤其在富爭議性的歷史問題上,總是緊緊地把握着己方一貫的立場不放,堅決要將退處台灣的國民政府視為地方政府,絕不願從歷史上分裂的先例以實事求是的態度看兩岸問題,廹得台灣方面時起抗爭。一次又一次的大好和談時機便在這種「爭所不當爭」的意氣用事中白白漏走,空留得熱愛祖國,深切盼望國家統一的廣大中華兒女搖頭歎息。

    國家統一,在廿一世紀的今天是一件非常大事,也是一關係祖國未來興衰的大義之舉。非常大事,須有非常智慧、非常勇氣與非常胸襟,始能將之解決。大義之舉,則必須以大義之心、大義之思與大義之政,才能使此不朽事功終底於成。要實現這一理想,我們不能不從歷史中去借取智慧。

    秦朝之後,開創空前統一盛世的雄才大略之主漢武帝曾經說過:「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國。」這種從謀(研究)萬世,而至於謀(研究)一時;從謀全局而至於謀一國(此國字指諸侯之國,即一個地區。)的真知卓識,才是解決問題的真智慧,很值得後世處理國家大事的人好好參考。

    事實上,漢武帝即位之初所面臨的局面,與我們國家今日所遇的困難頗為相似。從時間上說:秦統一六國後,先有秦始皇令百姓難於抵受的好大喜功的專橫暴虐之政;然後是漢文、景時代與民休養生息,處處放任的清靜無為;到最後的當代,則出現自由過甚、矯枉過正、流弊叢生的放縱之局。因此,從空間上說,漢武帝上場雖繼承了「文、景之治」的業績,但實際上他當時所遭遇的困難却足以將整個政權拖垮:「七國之亂死灰未滅,(有些地方不服中央。)橫行塞北匈奴勢力日張(外患日廹。今日我國情況雖不至此,但外力的干擾亦時有發生。)商賈任俠一任己意私利行事,擾亂社會安寧。(社會治安,處處難題。)」漢武帝從對歷史發展的深入研究,得出治理不同時勢,須有不同的對症之藥。在董仲舒等人的建議下,他認識到秦代暴虐嚴苛的法治之後,文、景二帝以黃老無為之治以紓解民困,使各方面的生機得以復甦就是對症之藥;但當無為而治的末流放任過度,結果出現流弊叢生的亂局。此時,
則不能不用儒家克己復禮,進止有度的中道思想將之撥亂反正。漢武帝能將漢代帶上盛世,完全得力於這種對時勢的充分了解,和對各家思想的通達認知,然後能從其中選出正確的主
張作為治國政策的指南。

    今曰兩岸之事,無疑是我國當前一極為棘手的大難題。但國家倘能效法漢武帝知古鑑今的通達思想,從歷史的發展中對當前形勢作深入而全面的探討,然後本實事求是、不存偏見的原則慎思明辨,選擇正確而適當的政治思想作為施政的指歸,未始不可找到解決問題的良策。

    凡我關心國家命運的中華兒女,我們大家都應知道決定台灣前途最具決定性作用的人,不是掌握政權的政黨或政治人物,而是勤勤懇懇、踏踏實實生活在寶島上的平民百姓。一個開明社會,當權的人有權力在政治上做一切合法的事,但無權利對人民的命運作最後的決定。關於國家統一問題,因牽涉到台灣百姓的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權這些既有價值,無論台灣或大陸,於情、於理、於法三方面,都應對台灣同胞有一個得體而合理的安排。因此兩岸同胞對以下兩項至關重要的問題,必須有清楚的認識:

第一、

國家的統一,無論從歷史、事勢、法理、人情方面看,都是天經地義的事,兩岸分裂的現狀必須透過雙方面的磋商,求一妥善的解決。
 

第二、

關於台灣問題,任何方面必須尊重以下兩種固有權利:

一是國家對台灣及澎湖、金門、馬祖諸島,均擁有神聖不可侵犯的主權,任何勢力不得妄圖將之分割出去。
二是台灣同胞擁有由傳統積澱而來之生活方式及進化而得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權。這些都是他們理所當然應該繼續擁有的固有權利。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應受到充分保護。


    以上兩個問題,作為現代中國人,人人都應對此有清晰的理解,和出自良知的仁者用心之認同。尤其兩岸政府,由於對兩岸問題有直接決策的權力,而此決策又足以影響整個國族命運和壯麗的神州大地世世代代子子孫孫的生活。因此製定決策時,對上述兩種固有權利,特別值得精推細敲,務求方方面面照顧周到。毋使任何一方心有不平,方為上策。

    誠然,上述兩種固有權利,內堛瑤T潛藏着若干先天性的不易開解的矛盾:國家領土重歸統一,固屬莊嚴神聖,應該尊重;但台灣同胞的既有生活方式,確亦不容侵損,同樣應該尊重。故兩岸政府欲想在兩者之間找出「平衡支點」,作為協調彼此矛盾之依據,則兩岸領導人應向全球炎黃子孫作公開的宣
示:

    中華台北總統馬英九先生應說:「我們政府決不會利用全民公投表決台灣獨立之事,亦不會不經全民公投而擅作統一的安排!」

    國家主席胡錦濤先生則說:「除卻獨立之外,我們不會不尊重台灣同胞的權利和意見,亦希望台灣同胞不會不尊重祖國的主權和感情!」


    這兩段簡單而明確的說話,可為兩岸同胞及全球炎黃子孫帶來祥和的希望,可為大陸和台灣主理兩岸事務當局指示開明而通達的路向。今後彼此雙方只要本着為國為民大公無私的誠意,按照此一指示廣集意見,然後作審問、慎思、明辨層層嚴謹之處理,得出結論後,由此製成因時制宜、不偏不倚、合情合理的政策,相信包括兩岸的全國上下,都必樂於對統一大業作衷誠的支持,全球中華兒女額手稱慶之餘,亦必同心襄贊。如是,則祖國統一盛世將為期不遠!